top
案件传真

江苏省盱眙县法院——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时间:2020-05-06 16:26:03  查看:2561


 一、原告江苏某生态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曾某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此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19年第12期刊用)

主要案情:2015年9月14日,原告江苏某生态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甲方)与被告曾某(乙方)签订《劳务雇佣合同书》,约定甲方雇佣乙方为明祖陵基地经理,乙方在甲方明祖陵基地的日常生产经营和管理方面提供劳务,劳务期限自合同签订之日起一年。2016年9月一年期满后,双方又续签一份合同。2016年12月18日,被告在工作中受伤,双方就赔偿事宜协商不成,被告遂未再至原告处上班。

另,被告曾某系盱眙县某电灌站职工,属事业单位在编人员。但因盱眙县某电灌站属于财政定额补助的事业单位,其收入无法正常发放职工工资,一年只能发放10000左右不等的生活费,被告等多名职工外出自谋职业维持生存,仅在农忙灌溉季节回电灌站从事相应工作。

裁判要旨及结果原告向被告发放工作牌,与被告签订合同约定权利义务,要求被告遵守其单位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并以此对其考核、考勤并发放工作报酬,原告依约提供劳动并领取报酬,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符合劳动法律关系的内涵。被告虽与盱眙县某电灌站间存在人事关系,但由于单位经费等多方面原因,双方并未保持正常的劳动关系履行状态,盱眙县某电灌站发放的生活费亦不足以维持被告的正常生活,被告在此情况下至原告处就职以维持生计,是行使其基本及天然的权利,于法并无不妥。另,原、被告所形成的事实法律关系的性质并不以双方约定而改变。综上,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原告江苏某生态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曾某间存在劳动关系。

典型意义:对于劳动关系的认定,不能仅凭双方订立的合同名称来确定,应当根据双方负有的权利义务内容而定。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乡镇“七所八站”虽然还保留着事业单位编制,但属于财政定额补助的事业单位,事实上不能提供工作岗位,也无法发放工资,在此情况下,绝大部分人员选择外出自谋职业以维持生计。对于该部分人员,在新的用人单位,与其他员工一样接受管理,付出劳动并领取报酬,双方形成权利义务关系符合劳动关系的内涵,即便存在事业单位在编人员身份也不影响劳动关系的认定。

二、原告盱眙某木材加工厂与被告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工伤保险纠纷

主要案情:付某于2016年应聘到盱眙某木材加工厂从事晒板工作,双方建立劳动关系,工作期间,盱眙某木材加工厂未为付某缴纳工伤保险费用。2016年11月30日,付某驾驶盱眙某木材加工厂的电动三轮车拖板材到马路对面晾晒,在返回单位途中,与一辆轿车发生碰撞,导致付某死亡。肇事车辆车主张某向付某近亲属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583283.37元。付某受到的事故伤害经人社部门认定为工伤。因与盱眙某木材加工厂协商未果,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盱眙某木材加工厂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23900元、丧葬费309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劳动仲裁委经审理认为,付某系盱眙某木材加工厂职工,在工作期间遭受事故伤害后死亡,该事故伤害被认定工伤,依法盱眙某木材加工厂应当向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23900元,但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主张的丧葬费,因生效交通事故判决明确该费用由第三方承担,故其不应重复主张费用,对精神抚慰金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认可该仲裁裁决。

裁判要旨及结果社会保险是一种社会性风险分担机制,是对受害人的一种社会保障,没有分散侵权人侵权责任的功能;同样,侵权责任是行为人因自己侵害他人权益所应承担的责任,两者在立法目的、价值取向、保护范围、适用条件等方面有明显不同,故即便三被告获得了交通事故侵权人张某的赔偿,也不能免除原告应承担的工伤赔偿责任。三被告认可仲裁裁决结果,本院予以确定。综上,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盱眙某木材加工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被告丁某权、丁某敏、丁某亮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23900元。

典型意义:职工因交通事故同时构成工伤的,因侵权责任与工伤赔偿责任分属不同的法律规范,两者在立法目的、价值取向、保护范围、适用条件等方面有明显不同,工伤保险作为社会保险,是对受害人的一种社会保障,不具有分担侵权责任的功能。被侵权职工有权请求用人单位支付除医疗费之外的工伤保险待遇。

三、原告王某与被告江苏某科技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主要案情:2017年2月7日,原告王某妻子苏某入职江苏某科技公司从事总装包装工工作。同年2月13日,双方签订《劳务合同书》,约定苏某因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双方订立的合同为劳务合同。此后,苏某正常工作,公司对苏某正常考勤,并按月发放工资直至2017年7月。2017年8月16日,苏某下班途中因交通事故死亡。原告王某系苏某丈夫,原告诉前向劳动仲裁委申请确认苏某与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2018年3月12日,劳动仲裁委以死者苏某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不应当受理为由,决定撤销王某与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一案。

另,苏某出生于1966年12月8日,达法定退休年龄后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

裁判要旨及结果: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对于已达法定退休年龄但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人员从事劳动并未作出禁止性规定。本案中,苏某自2017 年2月到被告处从事包装工工作,双方间虽签订的系劳务合同,但形成的关系符合劳动关系的各项特征,且苏某并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其可以成为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原告王某妻子苏某与被告江苏某科技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典型意义:对于未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又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能否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理论与实践中均有分歧,我们认为:法律上没有规定劳动关系中一方的年龄不得高于法定退休年龄,只要未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有劳动能力的人员,均能成为劳动关系中的劳动者。

四、原告淮安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被告张某劳动争议纠纷

主要案情:2017年10月17日,被告张某入职原告淮安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于当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工作岗位为外卖员。2018年5月26日,被告送完外卖返回途中不慎撞到护栏,致其受伤。后被送往医院治疗,2018年6月15日出院,共计住院21天,支付医疗费29206.19元。2018年8月23日,被告遭受事故伤害被人社部门认定为工伤,2019年2月28日,淮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被告致残程度为玖级,原告不服,于2019年6月17日提出再次鉴定申请,2019年8月29日,江苏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被告伤残程度为玖级,该鉴定结论为最终结论。工作期间,原告未为被告缴纳社会保险费,2019年9月13日,被告向原告邮寄了一份《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原告于2019年9月16日收到此份通知书。后仲裁裁决:原告支付被告医疗费29206.19元、停工留薪期工资34054.1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护理费20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45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2500元,合计175943.99元,驳回原告其他仲裁请求。原告认为仲裁机构仲裁结果认定事实不清,法律适用错误,特向法院起诉。

裁判要旨及结果:对于被告所受损伤是否为工伤问题,相关职能部门已经作出认定,原告对认定结果未依照法律规定行使进一步救济权,应当视为其对工伤认定结果的认可;对于停工留薪期工资,被告住院21天,医嘱建议休息六个月,仲裁裁决7个月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护理费,《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款予以了明确规定,原告主张无证明,无依据。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淮安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被告张某医疗费29206.19元、停工留薪期工资34054.1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20元、护理费1527.64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3236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45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2500元,合计175943.99元。

典型意义: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线下外卖行业发展迅猛,从事外卖配送人员逐渐增多,上述人员在配送过程中发生的事故伤害随之增加,外卖人员所在公司仅购买人身意外伤害险等商业保险并不能免除其工伤保险责任的承担。

五、原告芦某与被告许某劳动争议纠纷

主要案情:原告芦某2019年5月13日入职被告许某经营的渔网店从事渔网编织工作,每月工资4400元,渔网店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为个体工商户。2019年8月12日,原告芦某因个人原因向渔网店管理人许某妻子提出离职,被告妻子刘某同意其离职,但扣留了原告半个月工资。经多次讨要未果,原告于2019年9月以渔网店为被申请人,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渔网店向其支付拖欠的半个月工资2200元,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未订立劳动合同双倍工资8660元。2019年10月30日,被告向工商部门申请注销了渔网店。原告遂于2019年11月11日向劳动仲裁委撤回申请,当日,又以被告为被申请人,要求支付拖欠工资2200元,未订立劳动合同双倍工资8660元。劳动仲裁委以被申请人主体不适格为由,决定不予受理。

裁判要旨及结果:原告与渔网店自2019年5月13日起即建立劳动关系,渔网店至迟应于2019年6月12日前与原告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并及时足额支付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工资报酬,但截至双方劳动关系解除之日渔网店未与原告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亦未付清劳动报酬,依法应当支付欠付工资及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渔网店在诉前被注销,其经营者应当承担该店在经营过程中所负债务,包括案涉债务。综合全案可以认定原告所述月工资4400元的事实,被告应支付原告所欠的两月工资合计3013元,原告仅主张2866元,系其自行处分自己的权利,本院予以确定;对于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原告主张8576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许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芦某欠付工资2866元、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8576元;

典型意义:个体工商户在与雇员产生劳动争议过程中,并不能因注销了工商营业执照,劳动者就无法获得应得的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个体工商户的债务,个人经营的,以个人财产承担;家庭经营的,以家庭财产承担。该案中,渔网店实际由被告与其妻子共同经营,依法其二人均有负担案涉债务的义务,但原告只主张要求经营者即被告承担责任,系其自行处分自己的诉讼权利,符合法律规定。

 

top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 建议使用分辨率 1200*768
版权所有:盱眙县人民法院  地址:淮安市盱眙县二环路18号
主办单位:江苏省盱眙县人民法院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216687号-1